她2次与死神对战,如今成功抗癌十多年

avatar 2020年3月20日11:05:06 评论 10



“人总要经历一些劫,才能找到生命的意义。

我的劫却有两个。” 

确诊乳腺癌十多年,吴敏姐有话要说。

一、保乳还是全切?我选择要命

我叫吴敏,今年47岁,大家都喜欢喊我吴姐。村里一些和我不太熟的人根本就看不出我是个癌症病人,和我非常熟的人都心疼我这个可怜人。


每次月经前,我的胸部总是胀痛,用手摸着还有个硬块。当地医生告诉我是增生,我也没放在心上。抓了几服药回家。谁知道肿块没变小,反而变大了,家里人催我赶紧上医院做个检查。

图片来源:摄图网


到了四川省人民医院,医生立马安排我做了穿刺、彩超。医院里充斥着难闻的气味,我掩住鼻子问医生到底怎么一回事。


医生拿着我的报告单皱了皱眉头:“妹子,你这个情况不太好啊。”


一听这话,我的背后发麻发凉,心想:“糟了,我咋又摊上大事儿。”


“你的左侧乳房里有两个肿块,一个是良性的一个是恶性,恶性的我们要切掉,你是想保乳还是全切呢?”


“我当然要命啊,全切了全切了。”我一激动,倒是把医生逗笑了。很快,手术的日子定下来, 我清晰地记着那一天,2009年7月8号。

二、红药水简直就是恶魔

手术的灯光打得刺眼,麻醉科医生和我说了几句话后,麻醉剂渐渐地开始起效。我的手脚、脑袋越来越沉,眼皮越来越重,再后来啥也想不起来。


嘀嘀嘀,耳边响起仪器的声音,医生喊叫的声音。“手术做得很成功,淋巴没有转移”医生如释重负般说道,“再观察一下就能出手术室。”



回到病房好几个小时,我的意识才慢慢恢复。一摸,左边的大块头真的不在身上,取而代之的是引流管和绷带。一瞬间,眼泪顺势而出,家里人看着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算了,活着就好。


哪曾想到,我经受住手术的疼痛,却在红药水上栽了跟头。



我也不知道这红药水叫啥,大家管它叫红药水,我也跟着叫。早就听病房里的姐妹说这红药水太毒辣,没想到医生还赏给我六个疗程的红药水。第一次化疗输红药水,我就抱着医院的垃圾桶,翻江倒海地吐,吐到没东西可吐时,喝一口水也吐。第三次输红药水,我得了重感冒,白细胞直接骤降,医生立马让我打升白针。没日没夜地呕吐,浑身没力气,我想放弃化疗,不想再受这折磨。


“你都做完这么多次化疗,一定要坚持下去,否则前功尽弃啊。”学医的堂哥在一旁鼓励我。在家人的支持下,我终于熬过6个疗程的化疗。红药水简直就是恶魔,把我折磨地死去活来。



小贴士:红药水

乳腺癌化疗药有多种,大家对“红药水”印象深刻。红药水指的是蒽环类化疗药物如表柔比星、多柔比星,药物配置后颜色与红药水相似,所以患者们一般称为“红药水”。


蒽环类化疗药副作用明显,主要有骨髓抑制和心脏毒性。蒽环类化疗药输液外渗时,最易引起皮肤损害。


三、内分泌药,我坚持吃10年

化疗结束后,医生告诉我吃5年内分泌药。我不可思议地问医生:“5年都得吃药吗?不能停吗?”


“你这种乳腺癌受激素调控,5年内分泌治疗是标准治疗,一定要坚持服药。”医生脸上露出那种训斥不听话的孩子一般的神情。


吃吧吃吧,还是命要紧。刚开始吃他莫昔芬的时候,冷不丁就出一身汗,一天换好几次衣服。一到晚上怎么也睡不着。一段时间后,身体也适应了,症状并没那么难受。他莫昔芬一盒几十块,我坚持吃到第5年,这几年来复查结果也还正常。挨到5年,我挂上刘锦平主任的号,想问问能不能停了他莫昔芬。


刘锦平主任看着我的病理资料后说:“目前许多新研究比较建议高危的患者继续服药到10年,有利于降低复发风险。所以我建议你继续吃他莫昔芬5年。”


“啥!还得吃5年啊,我的妈呀!”我简直欲哭无泪。


吃吧吃吧,还是命要紧。于是,在刘主任的指导下,我继续吃5年他莫昔芬。就这样,我坚持吃了快10年。除了刚开始吃药时有些难受,后来倒是成了习惯。一次妇科检查中,医生说我子宫内膜增厚伴出血,还有几个子宫肌瘤,建议我尽快治疗。

图片来源:摄图网


坚持吃10年的药,身体健康不复发,我自认为两者存在很大的关联。


小贴士:内分泌治疗

内分泌治疗是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的一线治疗,可根据是否绝经、雌孕激素水平来选择药物。服用内分泌药物贵在坚持,按照医嘱的每日用量服用即可,如果不慎漏服一次,不必太过担心,不用多服或补服。


既往研究表明,部分乳腺癌患者5年内分泌辅助治疗停药后,相当高比例患者仍然存在复发风险。临床实践中,腋窝淋巴结阳性、既往接受他莫昔芬治疗的高危患者,需考虑延长内分泌治疗。既往他莫昔芬序贯芳香化酶抑制剂的患者,也建议延长芳香化酶抑制剂治疗。


四、不幸之外却又万幸

我一直觉得我是个苦命的女人。


28岁刚生我女儿那年,生完孩子后我老爱生气,一点小事搞得全家上蹿下跳。没多久,身体出了点毛病。村里的医生只让我吃点药,再加上家里小孩没人照顾,小病拖着拖着成了大病。等到实在扛不住,出现明显症状时,我哥哥几个连忙送我到华西医院就诊。


医生气急败坏地说:“怎么病成这样才来看,再晚一点命都没了。”紧接着做了手术,整整花了2万块。那个年代的2万块,在我们当地抵得上一套房。老公是个糖尿病患者,做工赚不了多少钱,全仗着哥哥嫂子帮我付了手术费。


原来我得的是甲亢,医生说再晚一些来看病,眼睛可能从此失明。我的眼睛变得格外大,医学上称为“突眼征”,这让我看起来很凶。治疗甲亢期间,药物作用又让我变成甲减,每天冷热不定,实在折磨。

图片来源:摄图网



家里条件不好,多年来一直受哥哥嫂子帮助,才让我熬过这些年,没想到又碰上乳腺癌。由于做了淋巴清扫,做不了什么重活,我一直呆在家里做做家务,没有外出工作赚钱。哥哥前几年意外车祸过世,成为我心里永远的痛。爱我护我的哥哥离世后,我的嫂子代替哥哥的位置,一直帮衬我。听说我付不出药费,二话不说掏出1000元让我应急。患有肺癌的堂哥早些年受过我爸爸恩惠,总是隔三差五地帮我解决生活困难。


最困难的时候,也就是离成功不远的时候。




我常常想,我比任何人都过得艰难,却善良的家人一直以来的对我的照顾,使我比任何人都来得幸运。我感谢我的家人们,几十年来对我的帮助,从未有怨言。正因为他们,我才有生的勇气和力量。


如今,我依然憧憬每天的朝阳和日暮,尽量吃当季新鲜蔬菜,不把自己当病人对待。我希望用我的例子告诉各位姐妹,乳腺癌不可怕,只要活着,再苦再难终将成为过去。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责任编辑:乳腺癌互助君


大家都在看(点击阅读)




觅心灵 | 当“钢铁侠”遇上乳腺癌,她说......
2020年最佳饮食排行榜出炉,癌症患者这样吃就对了!专家共识解读:为什么你是先化疗后手术?(上)
大家都在关注(扫描关注)



我就知道你“在看”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