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杂志发文:宇航员的训练方式居然可用于癌症康复 ?

avatar 2020年3月20日11:18:49 评论 34

很多觅友也许会好奇,宇航员和癌症患者会有什么共同之处?提出这个问题就够奇怪了,宇航员们不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那么身体不应该都是“杠杠的”吗?怎么能跟肿瘤患者比较呢?

图片来源:摄图网

其实不然,纽约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运动生理学研究员专家Jessica Scott博士认为,宇航员身体本来都很棒,可是经历了太空环境的影响,对全身多个器官产生毒性反应,这些毒性反应与肿瘤以及肿瘤治疗副作用非常相似。

简单来说,太空飞行对宇航员身体的影响主要表现在骨骼、肌肉、心脏和大脑这几大器官上。宇航员太空中周逗留一个月,就会导致2%的骨质流失。要知道,一般情况下每年丢失4%的骨质就算是严重骨质疏松患者了。除了骨质流失外,失重条件下,宇航员还会面临肌肉萎缩、心脏功能下降等问题。相比之下,肿瘤患者由于治疗或疾病引起的不适,也会出现运动下降、长期卧床等生活状态,同样影响患者的心肺、骨质以及肌肉退化问题。

在认知功能角度,宇航员还会面临注意力、记忆力全面下降等问题,这些与癌症患者的“化疗脑”问题非常类似。Scott博士是这样比喻太空飞行的:
“太空飞行就像在床上躺上几个月,长时间的失重反应其实和癌症患者所经历的打击是一样的。”

↑ 宇航员与癌症患者体力状况、心肺功能、认知水平等都会随着太空飞行/癌症治疗进程而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呈现某种规律性图片来源:参考文献2

二者之间唯一的区别在于,太空任务是事先计划好的,人们从一开始就意识到很多可能的健康问题,因此会提前做好准备准备,癌症则让人措手不及,患者们并没有提前“训练”自己的身体应对癌症。

实际上,在过去60年里,为了解决宇航员的一系列健康难题,NASA已经开发了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CMP)来减少太空飞行的毒性反应。这套方案的有效实施,能够让宇航员维持太空飞行长达11个月,可以说是了不起的进步。下面这个视频中有一点简单的介绍。



↑ 一种叫做“纳米运动”的疗法用于宇航员训练,这种方法有望用于瘫痪或长期卧床的肿瘤患者,帮助他们抵御骨质疏松等问题。

作为NASA在约翰逊航天中心运动生理学实验室的资深科学家,Scott博士就想,把宇航员的这套运动方案用于癌症患者,能否降低治疗副作用、控制肿瘤进展呢?最近,这项研究的先期评论文章发表在国际著名的《细胞》杂志上,引发了广泛关注。

为了证明这种运动策略是积极有效的,Scott博士把运动设备运到患者家中,并在位于曼哈顿的斯隆-凯特琳纪念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进行“远程监控”,这个过程就像是对、千里之外的宇航员进行运动监控一样。好处是,患者不用三天两头的往运动诊所跑,在家就能进行治疗。

下图介绍了该项目实施过程中,癌症患者的运动治疗应该受到严密监测,患者通过互联网将自己的心跳、血压、体重、体能等各项生命体征上传给医疗中心,从而确保运动治疗能够随着临床治疗的推进随时进行调整:

临床治疗前,积极的运动提高心肺功能,做好手术、放化疗的体能准备;
临床治疗中,适当的运动抵御心肺功能的下降,使机体可以维持放化疗过程,或减少手术并发症;
结束所有临床治疗后,再恢复积极的运动模式使心肺功能恢复正常,让术后、放化疗后患者尽快回归正常生活。

Scott博士表示,NASA制定的锻炼策略也许真能拯救数以百万的癌症患者。要知道,由于放化疗的毒副作用常常很严重,这些临床治疗手段常常面临中断,影响了长期治疗效果。而良好的运动管理则能帮我们降低毒副反应,使常规治疗能够持续下去。

仅就中国而言,有近2700万人正在抗癌之路上艰难前行,如果简单的运动疗法能够让这些患者受益,那将是抗癌领域一场巨大的进步!

肿瘤康复运动标准缺乏

澳大利亚临床肿瘤协会(COSA)等专业团体已经意识到,如果不把有针对性的抗癌锻炼纳入肿瘤治疗标准,将是抗癌领域的一项巨大损失。

今年10月份,一个由美国运动医学学院(ACSM)牵头,全世界17个组织参与的运动医学联盟提出这样一个愿景:运动方式应该像药品一样出现在患者的处方笺上,患者的体能与运动指数应该作为一项“生命体征”,像血压、心跳一样记录在每个患者的病案记录上。可见,医学界已经越来越重视运动在肿瘤康复中发挥的作用。

可是我该做什么样的运动?怎样的运动才能真正起效?每个人心里的标准都不一样。有的人觉得瑜伽有效,有的人青睐太极拳,有的人喜欢气功,可林林总总的运动方式不仅标准不一,所起的效果大多数还只是患者的经验与“体感”,没有任何严格的科学研究证明究竟哪种方式适合肿瘤患者,哪些肿瘤患者应该做何种运动,运动的安全性更加难以保证。

“相比于心肺疾病的运动疗法,肿瘤的运动治疗完全是一个全新的领域。”Scott博士说:
“虽然如此,现有的研究还是发现,癌症患者每周哪怕只锻炼一个小时也是好的,尤其是在心肺功能恢复、提高治疗的持续性等方面。”

“我们目前正在推进大量的临床研究,来评估NASA的这套运动疗法在抗癌领域的安全性、可行性和有效性。”期待这套方法能够尽快进入癌症治疗标准中。

花最少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效果,这是肿瘤治疗领域的“大”愿景,也是每个癌症患者的“小”心愿,方兴未艾的运动疗法也许就能达成我们的这个心愿呢。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正版图库
本文来源:觅健小觅蜂
责任编辑:乳腺癌互助君

大家都在看(点击阅读)晚期转移一定要放弃吗?“妥妥双靶”告诉你答案
盘点 | 2019乳腺癌领域最值得关注的三大进展
真实故事:一个乳果爱复发险患者的理赔全过程大家都在关注(扫描关注)我就知道你“在看”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