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乳腺癌“明星”药即将落地,复发风险整整下降34%!

avatar 2020年3月20日11:25:19 评论 4

关注乳腺癌互助圈
第一时间掌握
最前沿的国际乳腺癌资讯
……

新的晚期乳腺癌全球共识即将落地:CDK抑制剂成为明星药

11月16日,第五届ESO-ESMO国际晚期乳腺癌共识(ABC5)会议在葡萄牙里斯本举办。全球的乳腺癌领域重要学者齐聚一堂,为新的乳腺癌国际治疗标准发表意见并投出宝贵的一票。
缩略语:欧洲肿瘤学院(ESO) 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

新共识投票、讨论的过程中,众多专家不约而同的提到一个新药,那就是——CDK4/6抑制剂可以延长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生存,同时能够保证患者的生存质量。在多数患者未能够使用CDK4/6抑制剂的今天,亟待将其纳入治疗标准。

图片来源:摄图网

葡萄牙里斯本尚帕利莫癌症中心的Fatima Cardoso教授认为:

“CDK4/6抑制剂能够大大延长E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生存。”
“CDK4/6抑制剂能使晚期乳腺癌患者在病情不进展的情况下,生存时间加倍。”
“CDK4/6抑制剂应该成为绝经前、围绝经期和绝经后的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标准”

去年,ABC(晚期卵巢癌)全球联盟起草的ABC宪章中曾树立了这样一个“小目标”——到2025年使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生存率提高一倍。

要知道,临床上70%的晚期乳腺癌是ER+/HER2-,也就是所谓的“激素依赖性癌症”。如果更多的患者能用上CDK4/6抑制剂,那么离实现ABC全球联盟的目标,就指日可待了。

理想虽然很丰满,眼前的现实问题还是不容忽视。

Cardoso教授说,由于这类药物价格昂贵,目前全世界能够用上CDK4/6抑制剂的患者寥寥无几。即使是同一国家的患者,CDK4/6抑制剂的应用也极不均衡。

世界乳腺癌治疗专家小组一致认为,应该向所有可能获益的患者提供CDK4/6抑制剂。意思就是说,这类药物应该尽快进入国家统筹医保。

图片来源:摄图网

在此次投票会议上,我国学者,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徐兵河教授、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胡夕春教授作为专家组成员参与了现场投票与讨论。

ESO-ESMO对晚期乳腺癌制定的新指南将于2020年发表于《乳腺》(Breast)和《肿瘤学年鉴》(Annuals of Oncology)杂志上,到时候,乳腺癌治疗领域的崭新局面就会再次打开。

关注ABC5现场报道的觅友可以点击如下链接查看现场部分图片:

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获得成功

专家们对CDK4/6抑制剂抱以厚望,临床试验数据如何呢[1]?

10月24日,《柳叶刀·肿瘤学》杂志在线发表的一项Ⅱ期临床研究,上交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该研究主要面向绝经前的晚期乳腺癌患者,研究发现,新型CDK4/6抑制剂是靶向药帕布昔利(palbociclib)联合内分泌治疗效果明显!

CDK全称是细胞周期素依赖性激酶,它与细胞周期蛋白一同调节和控制细胞进入增殖的周期性过程。肿瘤细胞的一大特征就是细胞周期的调控紊乱,导致细胞生长失控。近年来,乳腺癌治疗领域最大的进展,就是针对HR+/HER2-晚期乳腺癌的CDK4/6抑制剂治疗。

这项在韩国进行的KCSG-BR15-10研究中,重点研究了CDK4/6抑制剂帕布昔利(palbociclib)与依西美坦等芳香酶抑制剂联合的效果。研究发现,与吉西他滨单药化疗组相比,CDK4/6靶向药联合内分泌治疗能使PFS从14.4个月提升到20.1个月,复发风险下降34%。

图片来源:摄图网

其实,帕布昔利(palbociclib)并不是第一个成功的CDK4/6抑制剂。今年,ASCO(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就在芝加哥年会上报道了CDK4/6抑制剂——瑞博西尼 (ribociclib)的疗效。

在该研究中,瑞博西尼 (ribociclib) + 内分泌治疗,能使晚期HR+/HER2- 乳腺癌患者的总体生存率明显提高,比单用内分泌疗法的患者效果更好。

《自然》子刊:这种化合物可以对抗三阴乳腺癌

11月21日,《自然》旗下《英国癌症杂志》在线发表一项关于三阴乳腺癌的研究报告。报告认为,人体内一种叫做组胺的物质具有抗肿瘤作用。体内生产组胺的酶——组氨酸脱羧酶表达水平越高,患者的总生存期就会越长。

组胺产生于一种叫做“肥大细胞”的免疫细胞。正产情况下,皮肤、肺、肠黏膜等多种器官组织都存在肥大细胞,因此它们都可以产生组胺。作为一种炎症介质,组胺可以作用于多种人体细胞,产生多种生理和病理反应,过敏反应的发生就与组胺有关。不止如此,乳腺癌细胞表面也有组胺受体表达。
            ↑ 组胺可作用于多种人体组织

科学家将一种取自三阴乳腺癌的细胞注射到小鼠乳腺内,通过这种方法诱发小鼠发生乳腺癌。随后给乳腺癌小鼠使用组胺(5mg/kg)治疗后,肿瘤细胞出现了明显的凋亡,肿瘤生长也受到了抑制。

为了研究组胺的抗癌机制,科学家人为的将小鼠身体中的组胺受体给“敲除”掉后,发现三阴乳腺癌小鼠的肿瘤重量明显增大了,这与组胺受体拮抗剂效果一致。如果使用组胺受体激动剂,人为放大组胺的下游信号通路会怎么样呢?研究发现,肿瘤生长此时又被抑制了。

目前,关于组胺的研究还只局限在实验室里,但科学家们很快找来了三阴乳腺癌患者的基因数据,通过对TCGA、cBP、GEO三大基因数据库中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基因进行比对、分析,他们发现,组氨酸脱羧酶基因表达越高,三阴乳腺癌患者的无复发生存 PFS和总生存 OS也会显著提高。

小觅蜂和大家一样,期待组胺抗癌临床试验尽快展开,让这一每个人身体里都有的化合物快快发挥应有的作用。

参考来源:1.CDK4/6 Combo Better Than Chemo in Advanced Breast Cancer - Medscape - Nov 14, 2019. https://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921331
2.Operate or Not? Navigating Gray Areas in Surgical Oncology - Medscape - Nov 04, 2019. https://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920780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正版图库

本文作者:觅健小觅蜂
责任编辑:乳腺癌互助君

大家都在看(点击阅读)当晚期、转移这些“死亡”预警靠近,我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吗?
被误认为“毒品”的它竟然是癌症患者的续命“良药”?
真实故事:一个乳果爱复发险患者的理赔全过程
大家都在关注(扫描关注)我就知道你“在看”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