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送给转移性乳腺癌三份“礼物”,显著延长生存期

avatar 2020年3月20日11:28:14 评论 62

关注乳腺癌互助圈
第一时间掌握
最前沿的国际乳腺癌资讯
……

1.影响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效果的三大因素

对于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来说,HER2抑制剂曲妥珠单抗的发明可以说“雪中送炭”般的存在。然而三种情况的存在可能要让HER2单靶治疗大打折扣了。

这三大因素分别是:

既往治疗史:有用药史影响HER2+单靶点治疗
激素受体状态:HR-HER2+比HR+HER2+患者预后差
年龄:青年(<35岁)乳腺癌患者更容易出现对侧转移

HER2阳性的觅友们是否存在这些情况呢?假如有的话,是时候考虑改变治疗方案、联合多种靶向药物了。

以下是针对这三大因素的临床研究结果:

既往史
美国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Harold J. Burstein是最早研究既往用药史对HER2靶向药影响的科学家之一,他的研究发现,使用过1~2个其他药物的患者HER2单靶联合化疗的效果明显下降,1年生存期率从90%下降至70%以下[1]。
       
     
激素受体状态
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乳腺肿瘤内科的任玉琳医生在今年报道了237名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激素受体状态,发现HR+/HER2+患者中位总生存时间OS为34个月,而HR-/HER2+患者下降至29个月[2]。

       

年龄
最后是年龄问题。韩国东南放射医学研究所的尹泰因(Tae In Yoon)今年2月发表的论文指出,年龄小于35岁出现对侧乳腺癌的风险是年龄较大女性的2.5倍。

HER2阳性的年轻乳腺癌患者中,对侧乳腺癌发生率在5年内即达到高峰。可见,年轻的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即便使用曲妥珠单抗控制了病情,也要特别注意对侧发病的风险[3]。

       

      

2.ESMO2019为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带来三个礼物

欧洲临床肿瘤学会(ESMO)2019的年会上,有三个主题研讨会是关于转移性乳腺癌的。

这三个主题研讨会涉及三个最新临床试验,两个新型靶向药,一个新的联合治疗方案[4]。今天的前沿资讯,小觅蜂就为大家盘点这个——“3、2、1”。

三个临床试验,分别是:
MONARCH 2
MONALEESA-3
BROCADE 3

两个新型靶向药,分别是:
abemaciclib
ribociclib(瑞博西尼)

目前这两个药物还没有对应的中文名称,但你只需要记住它们的靶点就好了,那就是——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6,也就是CDK4/6。

MONARCH 2 和MONALEESA-3 研究发现:上述的两个CDK4/6对激素受体阳性(HR+)、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阴性(HER2-)的转移性乳腺癌有效。能显著提高患者的总生存期OS。
              
一种新的三阴乳腺癌联合治疗方案:

BROCADE 3试验聚焦三阴乳腺癌(TNBC),研究者设计了一种新的靶向联合方案——
化疗联合新型PARP抑制剂维利帕利(veliparib)


研究发现,PARP抑制剂与常规化疗的联合使用,能让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显著提高。
    

乳腺外科巨匠离世:享年101岁,拯救数以万计乳腺癌患者
       
上个月16日,一位伟大的乳腺癌研究先驱,同时也是乳腺外科巨匠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这位大师就是匹兹堡大学医学院教授伯纳德·费舍尔(Bernard Fisher)。费舍尔生于1918年8月23日,离世时享年101岁[5]。

             
↑ 匹兹堡大学医学院杰出服务教授、医学博士1985年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获得者伯纳德·费舍尔(Bernard Fisher)1918.8.23 – 2019.10.16

费舍尔博士最重要的贡献是在乳腺外科临床试验领域,他通过开展非常前沿的乳腺癌临床研究,将传统的扩大化乳腺根治术转变成改良根治术,随后又过渡到乳腺肿瘤切除术+前哨淋巴结清扫活检术。

他一步步的推进了乳房外科治疗效果。费舍尔博士是乳腺癌系统性治疗的早期倡导者,他让我们认识到乳腺癌并不是一种局部疾病,并不是局部切除越广泛效果就会越好。

他还倡导乳腺癌的预防性治疗,从早期研究中就发现激素治疗能减少对侧乳腺癌发生,远处转移率也能明显下降,因此提高了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率。

如今,乳腺癌虽然在女性致死性恶性肿瘤中排名第二,但预后却是最好的,治疗的效果相对其他癌肿要好。根据乳腺癌十年报告的研究结论,局部乳腺癌的5年生存率可达到95%以上,局部转移性乳腺癌的5年生存率可达到80%以上,晚期乳腺癌的5年生存率也能达到25.9%。

如果没有这位伟大的“伯尼”,人们也许会在乳腺癌阴影下摸索更长时间,他铺平了乳腺癌研究的路,像一个“灯塔”,永远指引着前行的方向。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正版图库

责任编辑:乳腺癌互助君
1.Burstein H, et al. Clinical activity of trastuzumab and vinorelbine in women with HER2-overexpressing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J Clin Oncol. 2001 May 15; 19(10): 2722-30.  2.任玉琳, 张丽, 佟仲生. 不同激素状态的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复发转移特征及生存分析[J]. 肿瘤防治研究, 2019, 46(01):43-50.3.Yoon  T I, et al. Age-related risk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primary contralateral breast cancer among younger women versus older women. Breast Cancer Res Treat. 2019 Feb; 173(3): 657-6654.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Highlights From ESMO 2019 - Medscape - Oct 22, 2019. https://www.medscape.com/recap/9191975.Kathy D. Miller. Remembering Bernie: An Early Champion in Breast Cancer - Medscape - Nov 01, 2019. https://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920511

大家都在看(点击阅读)双十一来了,乳腺癌患者怎么挑选化妆品、义乳......
抗癌9年体质反而变得更好,这位病友有啥秘诀?
真实故事:一个乳果爱复发险患者的理赔全过程
大家都在关注(扫描关注)我就知道你“在看”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