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样力量!六位乳腺癌患者的抗癌经验,值得学习

avatar 2020年3月20日11:34:34 评论 34


“活着就够吗,要好好地活!”

今天为大家分享六位正能量满满的乳腺癌患者的故事,有的癌症三次拜访却仍然康复32年、有的骨转移三次依然保持阳光的心态。


她们将为我们讲述: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领悟了什么?以及面对每一次伤痛、恐惧,如何迎来每一道阳光、每一种希望。


第一位:史安利
康复32年,服输?不可能的!
史安俐

特别丢脸,真心话!因为我在卫生部工作,全国肿瘤防治办公室的设立,我是负责人。


那年,全国肿瘤专家论证的会议,我还主持呢,结果哐当,我自己就得了(乳腺癌),谁都不信,我也不信。

后来,病理报告出了,我有个好朋友,全国顶级的病理专家,他也不信:‘胡说什么呀,拿片子来给我看看!’


他一看片子,就不吭声了。


病理结果出来,说什么都没用,事实就摆在那儿。
01


乳癌初相识

癌症与我的第一次非工作性捆绑发生在1986年,我正在比利时度过世界卫生组织的公派留学生涯。
 
那个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月经颜色不好,而且很少,乳房摸起来有麻袋片、蝎子一样的肿块。


我觉得有问题,马上从安特卫普到布鲁塞尔的乳腺中心做检查。‘bad news’,听到医生和我的这第一句话,窗外的整片天就变成灰的了。

医生问:“你需要帮助吗?”我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我扭头跑出病房,在马路上使劲的哭。 
 
布鲁塞尔都是那种石头路,桄榔桄榔的,我就那样漫无目的地跑着、走着,最后深一脚浅一脚到了中国大使馆。 


我总去那里,帮着咱们中国人看病。


他们见我来了都特高兴,但我说:“这回我是来求救的”。大使馆赶紧给卫生部的值班室打电话,那时国内才半夜三点多。
 02
康复17年,又查出结直肠癌

回国后的手术顺利而猛烈,为了降低癌细胞扩散的可能性,我的左乳、胸大肌、胸小肌、淋巴被切得干干净净。

接下来的整整17 个年头,我从不和别人说自己得病的事儿。


好景不长,2003 年,我又被查出结直肠癌。

内心的不痛快、无法排解的抑郁让我拿起电话,拨给了老朋友——原中国抗癌协会理事长、老专家徐光炜教授。

本来想寻求安慰,结果对方的第一句话就是:“哎呀,你怎么又得了,我还指望着你给我们(协会)做两癌筛查呢?”

电话后半段谈论的却是另一个女人:刚刚查出晚期结肠癌、癌症康复会的负责人、徐光炜的老伴儿。徐教授最后说:“我们都70多岁了,你忍心让我们这么累管着协会吗?”

就是14年前的那个电话,那次快乐而“有预谋”的工作交接。让我走上与癌拔河的奋斗之路。

03
癌症第三次拜访

2013年,我作为中方代表,参加了在南非召开的第17届RRI全球乳癌患者支持者大会,当时我流利的英文和高度的专业素养,获得了极高评价。

咱们中国人就是聪明,有心人就能做成事儿。


他们当时只是让中国主办下一届的亚太会议,我心想:嘿,小看我们!还亚太?我们要办,就办全球大会!

最终,2015年的中国,由《时尚健康》杂志社联合主办的第18届全球乳癌患者支持大会(RRI)成功举办。


但在那一年,癌症第三次拜访:我另一侧乳房发生病变,是乳腺癌。

我外婆是乳腺癌,我父亲是胃癌, 可能确实有遗传的因素。


但我身体底子好,体操、游泳、跳芭蕾、滑冰、冰刀好几个呢,只要坚持就是胜利。


第二位:尹青
不要纠结,生活应该二一点
尹青


在不属于自己的那段奔忙日子里,我和朋友在北京光华路上班,运作着一家中国民营演出的联盟企业。

做明星个人演唱会,时间不可控。一开会,抽烟的一大帮,动不动就熬夜,特别累。

2009年,人民医院B超结果一出,看到几个不好的字眼,我想着“完了,十有八九中了,怎么是我摊上这事儿呢?为什么是我呢?


回到医院车库的车里,我就哭了一鼻子。


当时想给学校一个特别好的老师打个电话,根本拨不出去,看不清键盘、手也是抖的。


我后来知道,所有的乳癌姐妹,都是从这个时候、以这样的方式开始的。

01
治疗后,状况频出

2010年2月2日第四次化疗,3月我就上班了,觉得没事了。实际上,当时身体的内分泌已经改变,只是我不自知。

那段时间,我的问题特别多:


● 脑子停不下来
天天在湖边走路锻炼的时候,脑子里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出现;


● 严重失眠
早晨四点就醒了,一醒就醒到脚趾头,整个人醒透了;


● 注意力无法集中
和原来的同事聊天,就看见他嘴唇上下翻飞地在那里动,但我却听得断断续续。


想想,我原来那么专注、善于沟通的人,完了!废了!

02
求助医生,除却焦虑

这种状况严重影响到了我的正常生活,于是,我开始求助朋友推荐的心理医生。

忘记谈了什么,反正她不会代替我思考,而是像递小纸条一样,把问题都摆到面前,让我自己想一下。


开车回家我一路的哭,但这次哭完就特别舒服。

吃了半年的药,折腾了这么一轮,终于扔了这根拐棍。医生说,我这才轻度焦虑,无法想象重度焦虑是什么样子!


后来,回医院复查,回到曾经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个走廊。

再走这个走廊,不一样的感觉。回想当初,感觉就是要去天堂了。曾经让我那么恐惧的这条长廊, 现在洁净、敞亮、如履平地,嘿嘿,为我自己鼓鼓鼓掌

我发了这样一个朋友圈,当时收获了好几百个赞。


我想,无论身体还是心理,我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开启全新生活。

03
从不幸中寻找幸运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见识越来越多,思考、心理承受能力越来越强。

这个病在癌症里是比较轻的,身边很多朋友,并不因为癌症,陆陆续续也走了,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着呢?


第三位:董卫红
三次骨转移,心态一级棒!

董卫红
 2012年,我一年半复查的时候发现第一次骨转移,那时候顾不上害怕,就想着赶紧治,挺迫切的。


2013年,妈妈突然得肺病,2个月就去世了。

当时我完全无法接受,街上看见一个老人,和我妈很像,根本受不了,突然就大声地哭起来,路人就跟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

后来,8月份复查结果——第二次骨转移,左侧前肋骨第五根放射性增高。


拿到结果的瞬间,我想明白了: 

我不能继续活在这种负面情绪里,妈妈已经走了,再搭上一个也没有意义。


真的别纠结任何一件事,正面情绪对人的影响特别大,好心态是最好免疫力,那种针对性的修复作用特别强。

去年二月,我查出第三次骨转移。


一个也是转, 两个也是转,就转呗,爱哪儿哪儿,慢慢治!


其实我原来是个挺内向的人,得了病之后更加郁郁寡欢,这一切的转折,都得归功于六年半前协和粉红花园的病友探视。


当时我刚手术完,正躺在病床上。她们过来探视,瞬间眼前一亮,哇!她们能恢复那么好,我有她们一半已经很知足了。


我一直在努力,各位姐妹的支持和榜样力量,让我活出了不一样的自己! 


第四位:晶晶
临上手术,还不忘臭美!

晶晶


左乳手术那个位置纹着一只小猫,和医生谈手术方案时,我担心(乳房)全切,猫就没了,对大夫千叮咛万嘱咐要留着。

我觉得那时能想到臭美,才说明有救呢,起码在心态上没被打垮。

那几年做着服务窗口的投诉处理, 每天特别累。


都是找你打架的,全是负面情绪。我住院做手术的时候,手里还有十几个没有处理完的案子。


工作的过去、情感的未来,化疗中身体的强烈反应,开启了我在病床上的奇思妙想:

● 吃安眠药?
属于处方药,人家看我这样,肯定不给开;


● 上吊拴绳儿? 
我们家老房子,都挺矮的;



● 割腕?
不也得使劲吗?使不上劲,就切一小口,人家看了会说,“你在这儿干嘛呢?”

这个病后,我常常觉得:我不是“幸运”是蒙福(蒙受神的祝福),这份因祸得来的福份,让我思考“生”的意义,有更多想法和时间,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


第五位:曾茜
自己还挺好看的!

曾茜

“还有好多事儿没做呢,好多地方没玩过呢,虽然手指头太短,还想学吉他呢。孩子也还很小,老大刚上初中, 小女儿还没上学。"


这些文字的前面,还有五个字,我-想-过-死-亡。

其实很多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化疗后的身体特别虚弱,我和妹妹(小女儿)说:妈妈不能像陪哥哥那样陪你了,什么都管不了你,你只能自己做作业了。


她也特别乖,自己做作业,我回家就躺在床上,看着她自己玩。


2016年,第一届粉红花园摄影班开办的时候,放化疗期间的我还顶着一个光头,当时我的世界一片黑白、没有色彩。


老师说,春天了我们先学怎么拍花儿吧。

真的,我发现了很多不认识的花,那个花苞牡丹,长成星星的样子,还是粉的,镜头和人眼看完全是不一样的,这个全新的世界居然是,彩色的!
 
老师使劲夸,说我拍得真好,我想去的地方就更多了,每个季节都想外出拍摄一次。我还对着镜子拍过不带假发的自己,还挺好看的。 

第五届5GC、第六届6GC全球华人乳癌病友组织联盟大会上,一次次快门按下去,我发现每一个病友都是笑的。

那种温暖、那种灿烂感染着我。她们怎么活得那么好?我也想活得那么好。

我在手机群里发的现场图,被很多姐妹赞扬。其中的一位大姐说:


你这张拍得太好了,我要把它当成我的遗像!

当时,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这种毫不避讳生死的态度,让我震惊。我觉得,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第六位:郭健
生病给我带来更多美好!

郭健

事业、家庭、情感都是自己创造的,包括疾病。


我爱吃冰激凌、爱吃肉、爱熬夜、爱唱卡拉OK,整个生活方式是乱套的。我的这个病(乳腺癌),就是年轻时种下的果。


2003年5月,还有大半年才到50岁生日,我竟然提前收到了人生半百的一份大礼。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诊断书上写着:郭健,浸润性乳腺癌,为阻止癌细胞扩散,建议实行乳房切除术。


去年六一儿童节,我度过了自己的14周岁生日。我的新生,就从2003 年算起。


其实我很感恩,得病给我带来了太多的美好,内在的小女孩完全释放,完全重生的感觉太好了。

2003年后,我从事着生命关怀的教育事业,几乎每一天都行走在路上。


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内在不同城市举办24场讲座:在西藏讲临终关怀、在斯里兰卡讲亲密关系、到了不丹分享幸福学。
 
重生14年,我经常会和朋友们说:

原有的思维模式、行为模式,造成了我2003年乳腺癌这个生命事件。

在化疗那种生不如死的体验中,那种能量最低谷的状态中,感受真正的脆弱无助。


放下所有的角色,静静感受身为一个女人的内在柔软,勇敢地去呈现自己的弱小,这会让我们收获更多的爱。


女人要懂得自己,善待自己。


将来的科学可能让人活到120岁、150岁,但我们所有人对死亡仍然会有焦虑。我们应该承认并积极面对它,抓紧时间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坦然接受各种身心的体验,坦然接受一切,它是会过去的。只要有呼吸,就要不断分享美好; 只要能行走,就一直在路上!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正版图库本文来源:时尚健康责任编辑:乳腺癌互助君


大家都在看(点击阅读)粉红十月 | 10位乳腺癌患者化妆之后......真的美呆了!
全国首例乳腺癌复发险成功赔付了!
7成癌症患者饱受失眠困扰!这有一个神奇的睡眠准则

大家都在关注(扫描关注)喜欢就点个“在看”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